rainflower

【黑篮官方小说Replace5花宫篇翻译】欺骗人心的恶童

给官方献上膝盖……

Underground:

终于看见这章的翻译了热泪盈眶!!!!

小三の菓子屋:

说明:

好久不见我是小三~

黑篮第三季重开,趁着这个机会补了第二季于是爱上了今吉X花宫的我^q^

听说有官方小说讲述他们中学时期的故事,自己上网搜了搜,没找到,恰好同事去日本,于是顺便让带了书回来。

看完我觉得我可以向官方献上心脏了!!!!!!

心情激动怎么也想翻一下,语言表达力不高,能够有小伙伴产生共鸣我就很开心了。


正文:


第6G

欺骗人心的恶童

对话(右)不放弃就会有机会!!(左)给他们瞧瞧我们的志气!


————————————————————————————————


有关花宫真的传言大致是这样:

篮球很厉害。

(头脑冷静,视野宽广,具备PG所需的才智)

聪明。

(在入学后的实力测试中拿了全年级最高分)

有礼貌,很温柔。

(非常谦虚,深受学长和朋友的信赖)

 

认识花宫的十个人中十个人都会说

「花宫这家伙挺好的」

和花宫同一个篮球部的人,十个人里也有十个人……不对,只有一个人会持怀疑态度。

今吉翔一。这个大花宫一岁的学长,篮球部二年级的男人嘴角露出笑意,歪起脑袋,一副怀疑的表情。

花宫这家伙真的是好人吗?

 

 

傍晚,运动员在球场来回跑动的无数声响回荡在体育馆中。

篮球鞋重重的踩在一尘不染的地板上,一旦持球权被转移,立刻就必须刹住脚步,地板的摩擦声一刻也停不下来。

刚刚体育馆的全场进行了比赛形式的迷你篮球赛。

今吉所属的篮球部,常常用迷你篮球赛作为练习的收尾。现在正进行的是第二场比赛,参加了第一场比赛的今吉和接下来上场的队员交换,准备休息。

他和其他队员一样,坐在体育馆的角落里,观察起场内的情况。第二场比赛上场的是二年级和一年级的混合队伍。显而易见的,对今年春天刚加入篮球部的一年级来说,能跟上二年级的动作已经很不容易了。其中,只有一个人敏捷的来回奔跑,引人注目。

那是花宫真。

就在刚才,他又一次抓住了对方队伍的死角成功截球,毫不犹豫的传给了无人盯防的队友。

之后,队友投球、得分。

「好球!」

和今吉一同观赛的队友们异口同声的发出喝彩。进球的队员表现的的确不错,但传球给他的花宫的动作不得不说是一门绝技。观赛的队友们也自然的称赞起花宫的动作。

「真不错啊,花宫」

「球传的好,自己也能得分,真厉害啊」

「一年级里面他绝对是第一了,是厉害」

听着身边同年级队员的对话,「确实如此」今吉默默的在心里表示赞同。花宫的优秀之处,便是他拥有杰出的头脑。

何止是一年级里的第一,恐怕在这个篮球部里他的实力也可以排到前五。

「如果花宫上场的话,之前的交流赛我们应该能够赢的……」

「喂,傻瓜!」

另一个同年级的队员慌忙捂住抱怨的队员的嘴巴。

失言的那位也反应过来,脸色惨白的看向现任正选的位置,被他们听到就惨了。

现任正选的位置很快就被找到了。从体育馆另一边传来哈哈哈哈的笑声。训练中还能不被教练责骂为所欲为的,只有现任正选们了。

失言的同年级队员松了一口气,接着表情复杂的看向今吉。

今吉察觉到同年级队员无声的请求,嘴角露出笑意。

「放心,我什么都没听到。特别是那件事」

否定的同时,今吉露出其实什么都听到了的邪恶笑容。同年级的队员只能干笑几声。

那件事,是指前几天进行的地区交流赛。这个话题已经成为了篮球部的禁忌。

理由很简单。因为今吉所在的篮球部,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惨败。

溃败的形势连直接对战的对手球队都十分惊讶。另外更让交流赛的对手球队震惊的是,今吉所在篮球队去年的正选一个都不在,变成了全新的正选体制。

去年的正选虽然没能在全国范围内扬名,但在本地区实力却最为强大。这些选手全部连替补的队伍都没能进入。

一切都是一个月前的春天新上任的教练的意思。

曾经有过IH出场经历的新教练以其辉煌的历史(本人以豪言壮语自夸,懦弱的顾问就盲目的轻信了)为挡箭牌,独断专行的改变了篮球部。

其中最过分的,就是正选的大换血。空出的位置全部被教练二年级的儿子和他的跟班们霸占了。

教练的儿子和跟班们也学着肆意操纵篮球部的教练,做着损人利己的事。

他们基本上不做基础练习,只参加比赛形式的练习赛。一些高年级的队员忍受不了他们玩闹的态度,批评了他们,可是批评他们的高年级队员却被强制退出了篮球部。

因此,现在谁也不敢再去批评他们。

显而易见,这样的现任正选,根本不可能赢得比赛。

恰好当时临近全中的预选赛,虽然想到原正选,大家都有些意志消沉,不过被无法继续从事自己喜欢的篮球运动的恐怖支配,谁也没敢出声。

然而不小心触到禁忌的队员,现在正拼命转换话题。「嗯…那个,对啦!」他拍了拍手。

「花宫啊,果然是个好人吧!我觉得他特别厉害的地方就是被赞扬也不会得意忘形」

这次可没法赞同了。今吉在心里画了个问号。

如他们所说,花宫就算打的再怎么精彩,也不会摆架子。当面赞扬他,他也只是很害羞的说「没有,我还差得远呢」

他高尚的品格也给队友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大家对他的好感度不断上升。

于是最近关于花宫的传闻,都是赞扬他的话。

所以,今吉很在意。

「为什么听不到花宫的坏话呢?」

今吉若无其事的说。坐在旁边的同年级队友瞬间愣住,接着笑了出来。

「这有什么为什么的!不就是因为没有那种传言吗?只有相当扭曲的人才会说那家伙的坏话吧」

虽然我很扭曲,但我可没想过要说那家伙的坏话。今吉想着,但这不是论点,暂且沉默。

「但是你们不觉得奇怪吗?只能听到好的传言」

「是吗?正好证明了他是个好人吧」

队友觉得没什么奇怪的,笑了笑。

就是这个时候。

从球场传来撞击的钝响,然后是悲鸣。

今吉看向球场的方向,篮筐下有人摔下,倒在了一起。

上面的人东倒西歪的支起身体,吃惊的对被自己压在身下的人说:

「学长,您振作一点!」

是花宫的声音。

倒下的人没有回应。

反倒是教练大声吼叫着自己儿子的名字,撞开花宫,在倒下的人面前蹲下。大家也终于知道是谁受了伤。

「快叫救护车!还医务室的老师!」

顾问很快下达指示,今吉等人慌忙飞奔出了体育馆。

 

 

那是一场不幸的事故。

在篮下准备投篮的花宫失去平衡,压着下方教练的儿子一起倒下了。这其实是很常见的事,不幸的是摔倒的时候花宫的手肘正好打中教练儿子的脸,由于冲击引起脑震荡,他失去了意识。

教练的儿子在送去医院的途中恢复了意识,但不得不暂停课外活动好好休养一阵子。

造成学长受伤的花宫情绪非常低落。

火冒三丈的教练气势汹汹的要求花宫退出篮球部,花宫自己也表示愿意承担责任,但队友一致反对,连一直闭口不言的顾问也站在了花宫这边,教练只能不情愿的撤回要求花宫退部的命令。

这场事故的一周之后。

经过详细检查,受伤的二年级学生脑部并无异常,但由于跟腱断裂,完全治好需要三个月。

听到这个消息,是在练习结束后的反省会上。

教练在医院陪护,所以并没有出现,而是顾问淡淡的进行了说明。队员们立刻乱成了一团。不是为了受伤的二年级队员,而是担心留下的花宫。每个人都担心花宫意志消沉,对他投以同情和担忧的视线。

花宫低着头,略长的头发遮住了他的表情。

「花宫,不是你的错。你可不能消沉啊」

顾问温柔的对他说。但花宫只是低着头,声音沙哑的回答了一句「是……」

 

 

反省会结束后,花宫表示想一个人留下来练习。对此,没人抱有怀疑。

倒不如说如果这样可以让他心情舒畅,那就再好不过了。顾问也特别允许了。

花宫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体育馆里。

他拍了两三下球,用双手接住。

他抬起头。

——全部都在计划之中。

虽然忍住没有笑出来,嘴角却不自觉的上扬。

「真是不错的表情啊」

突然传来的声音让花宫肩膀一颤,他向声音的方向看去。

 

 

 

穿着制服的今吉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站在了那里。

隔着眼镜,他眯起细长的眼睛愉快的笑着。

「明明平时也露出这种表情不就好了吗」

「……你在说什么呢?」

花宫对他露出困扰的笑容。

「我平时也是这样的表情啊」

「不对不对。刚刚的表情。露出本来面目的那个」

今吉慢慢的靠近花宫。

「你刚刚的表情,特别邪恶」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学长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们就不要互相试探了。只会耗费精力而已」

隔了大约两步距离的两个人脸上都挂着笑容。

最先缴械投降的是今吉。

「嘛啊,算了。我也不认为你会马上对我露出真面目」

他像是放弃了一样叹了口气,平淡的说「我觉得你的小动作做的天衣无缝」

「装的真像啊。多亏了这副好人的面具,谁也没想到是你故意让他受的伤。而且还引起大家的同情……真是准备周全啊」

花宫轻轻的笑了。他愉快的眯起眼睛。

「好过分啊学长,这样好像我做了惨无人道的事情一样」

「你否认吗?」

「当然。你可没有我计划这么做的证据吧?」

「证据什么的根本不需要。我也不打算把你的小动作告诉其他什么人」

「那么,您是为了体验一下侦探的感觉?」

「怎么会呢。我过来只是为了给你一句忠告」

「忠告?」

花宫反问。「是的」今吉笑着说。

瞬间,花宫有些背后发冷。在他察觉到这是恶寒之前,今吉开口说道

「这次只有我发现,没什么大事,但事情败露的话就没那么有趣了。这种恶作剧就到此为止了」

若无其事的说着话的同时,今吉推了推眼镜。眼镜后面眯起的眼里并没有笑意。

花宫突然感到非常口渴。

用直觉理解的话,正如他本人所说,和面前这个人相互试探,真的非常费劲。

「啧!」

花宫厌烦的把手里的球用力砸到地板上。

再次看向今吉的花宫,一改以往戴上优等生面具的平稳表情,露出了算计和阴狠的一面。

「哎呀已经不演了吗?」

「这样继续下去也只是劳心劳力」

今吉看着焦躁的抱着胳膊的花宫,满意的点了点头。

「你啊,露出这样的表情可比之前生动好几倍呢」

「烦死了!傻~瓜!」

面对花宫的恶语相向,今吉呵呵的闷笑了几声,转过了身体。

「嘛,很快就能让你尽兴的,再等一等吧」

看着今吉离开的背影,花宫说道

「喂」

「嗯?」

今吉停住脚步,只转过了头「怎么了?」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我奇怪的?」

升学之前听说这所学校的篮球部非常厉害,但进了篮球部才发现就是一堆废物。对此十分厌恶的花宫不再指望现在的篮球部,计划把篮球部变成能让自己尽兴的社团。自己精心从最初开始设下的这个局,居然这么简单就暴露了,实在是让人生气。花宫想知道到底在哪里露出了破绽。

看着气呼呼盯着自己的花宫,「唔……」今吉的手摸着下巴,陷入回想。

「最开始我也没在意,但只有好的传言,我觉得有点奇怪。也许因为这和我的信念相反,所以我才那么在意的吧」

「你的信念是什么?」

面对直率询问的花宫,今吉在心里暗暗的想「他也有挺可爱的地方嘛」,然后告诉了他。

「世上无善人」

 

 

几周之后。

篮球部连续发生了各种事件。

首先,教练突然辞职了。只告知「由于个人原因」,教练就像逃跑一样搬走了。当然也带走了他的儿子。其他的现任正选十分慌张。他们明白一直以来自己为所欲为,篮球部早就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处了,于是接二连三的离开。

不久,不知从哪里请来的一位有经验的专属教练正式开始任教。

那位教练不在意年级,按照实力重新选拔了正式队员,也不等三年级的队员引退,就任命二年级的今吉担任队长。

暴风雨般的变革让篮球部的队员们有些措手不及,大家都很困惑。

但新队长今吉带着一脸蔑视的表情不停的下达正确的指示,大家都习惯起了这阵暴风雨,由新生组成的篮球部几天就走上了正轨。

临近全中预选赛的某一天,花宫注视着经理人派发的新队服,陷入了沉思。

你在盘算的原来是这个吗?

这一连串的变化,很显然今吉也牵扯其中。恐怕不只是参一脚,根本就是他策划的吧。因为这次上任的教练其实徒有其名,实质上掌控大局的却是今吉。

他应该也对独裁体制充满厌恶吧。

尽管如此,更换教练,这也太……

花宫抬起头,看了今吉一眼。

那位策士正愉悦的看着新队员们拿到队服满心欢喜的样子。

他的表情,与其说是关怀,不如说像愉快的观察动物园猴山中的猴子一样。

今吉发觉了花宫的视线,向他走去。

「怎么了,对队服不满意?」

「……没有」

花宫不快的瞪着今吉。

确实,今后的发展似乎会很有趣。

但与此同时,了解了今吉高深莫测的一面,却一点也不有趣。

「啧!无聊!」

面对花宫毫不掩人耳目恶语相向的行为,队友们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只有今吉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注视着他。

初夏的风经过敞开的大门蹿进体育馆内,温柔的拂过他们。

花宫真,十二岁。

之后被称为「无冠的五将(恶童)」的他最初崭露头角的舞台,已经准备好了。

 

 【END】

 

 





StanleyChen

在圣诞节的阳光和大雪中前进,大峡谷在光的投影下让人感受什么是自然的力道。*Grand Canyon, Arizona

RumYu:

我的家,云之南

她有着高耸入云的山脉,也有着奔流不息的江河。她有着丰富多彩的文化,也有着包容并济的胸怀。 她就是云南,我作为一个云南人,其实说来惭愧。并没有走过云南的很多地方,拍的东西也是寥寥无几。只是,我相信,我眼中的云南与外来者是不同的。因为这是生我养我的土地。云南就犹如一杯普洱,需要慢慢品尝,不可一饮而尽。让我,用我的视界,来描绘我的家乡-云南

树洞看心情删

实验时感觉自己有点喜欢同组的女生A,就是偶尔听见她说什么心会扑棱扑棱跳看见她很可爱的笑会很开心喜欢她对我小傲娇的那种喜欢。实验进程中怀疑没准A喜欢男生B。最近感觉男生B有可能喜欢我。………………╮(╯_╰)╭

[翻译]《美国队长:冬日战士》再版后记 by Ed Brubaker

感谢翻译!这故事真是.......太励志了.......

异步清零

大概很多人听说过Bucky的这位亲爹大大Ed Brubaker的励志故事——从八岁起就是这个角色的脑残粉,最终成为漫威的编剧,成功地复活了他,把冬兵带到了世人面前。

买了美队2电影之后再版的相关漫画,里面有他写的后记,详细的讲述了他的这段经历,我觉得实在很有趣。简单翻译一下。

我是照着书直接打字,也没有好的扫描设备,原文我就不贴了。

==========================

《美国队长:冬日战士》再版后记


现在你手里拿的这本书,原本不会存在。


漫威公司里有几个不变的真理,或者你可以称它们为默认规则,其中之一就是,不管你做什么,你也不能让Uncle Ben,Gwen Stacy和Bucky Barnes复活。


不过我怀疑,每个美国队长的编剧都试图让Bucky复活,因为从六十年代后期开始,就出现了机器人、来自五十年代的长得像他的人,伪造的替身等等。如此一来,Steve Rogers不得不一次又一次重温自己的罪恶,同时也告诉我们,他在成为一个过时之人的时候,确实失去了很多东西。但对于我来说,当我还是个小孩子,在各个海军基地里摸爬滚打的时候,Bucky Barnes就是我最喜欢的角色。


也许因为他和我自己一样,也是个在军队里长大的孩子。也许只是因为,每个孩子都喜欢助手型的角色。但我对他的早期认识——来自于基地里的电视台总在播放的古早动画——在我心里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烙印,他是我见过的最酷的助手角色。所以不难想象,当我最终读到了队长在现代社会苏醒的故事,知道他被可怜的Bucky炸成碎片的噩梦萦绕,我感到多恐慌。


因为我还是个孩子,所以我并不知道“连贯性重设”(retcon,retroactive continuity,为了后续故事的连续性而改写一些前面设定的创作方式)这回事,所以当我去圣地亚哥漫展的时候,我翻遍了每一个展台,想要找到四十年代漫画里Bucky被Baron Zemo炸飞的篇章,但却一无所获。那时候我完全搞不懂为什么。我有一本重印版的Amazing Fantasy#15,里面描写了Uncle Ben的死,还找到了一本旧刊,描写Gwen Stacy的死(以及她的克隆体出场)……为什么唯独没有Bucky的呢?


现在想想,那大概是我第一次萌生想要成为作家的念头。因为小时候我花了很多的时间来想象怎么才能让Bucky复活,如果他回来了,队长会如何反应。每次Bucky似乎要回归的时候,我都表现得像个激动的脑残粉,但最后沮丧地发现那只是个机器人,或者长得像的人。


所以当许多年以后(我都快忘了这码事了),我得到了一个为《美国队长》系列写剧本的机会,我以为我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就会让我失去这份工作,因为我说想要复活Bucky。奇怪的是,Joe Quesada只是笑着告诉我,这正是他们想让我做的。为此他们刚刚召开了一个会议,而唯一需要我处理的事,就是去说服我未来的主编Tom Brevoort。如果我能给出一个让Tom满意的Bucky复活方案,我就可以实现它。


很多写手会就此放弃的,如果他们了解Tom Brevoort的个性的话。他是漫威的缔造者之一,他有着满脑子疯狂的细节,和一套毕生总结出的经验,关于如何折磨却不毁掉漫威宇宙里的角色。Tom是那种认真地坚持“Bucky不能复活”的人,而我必须说服他。但是你知道吗?如果不是这样,冬日战士这个角色根本就不会存在,或者至少不会像现在这么吸引人。


Tom和我在每一个想法上反复地争执,他总能给我提出问题,他让我每迈出一步都能更清醒地审视自己。所以当Tom终于对我的故事表示满意之后,我已经有充足的信心可以讲好它。


下一步就是找一个合适的画手,把这本刊物的基调定下来。我想在这个系列中营造出一种真实的谍战气氛,所以让一个穿着红白蓝制服的人跑来跑去显然是行不通的。我们很幸运地找到了Steve Epting,他的风格即复古又现代,而且他最终成为了整个美国队长系列里最受欢迎的画手之一。Steve画出了我梦寐以求的专业细节,和流畅的格斗编排。突然间,这本原不该存在的书不仅被创造出来了,而且看上去棒极了。


很难形容我在讲述这个故事的时候,心情有多愉快。能够主笔儿时偶像的故事,为他们承担风险,并最终获得褒赏。我以为等第六期出版的时候,我们的故事就该结束了。但是正相反,角色间的关系还在发展,并且变得更加引人入胜。我们开始得到一些奖项,精装本漫画也相继出版。我只能说,这是一个奇特的经历。我永远感激过去的那些岁月,感激Joe和Tom,是他们允许我打破了默认的规则。


现在,我们不仅能在电子游戏和复仇者动画里看到冬日战士,还将欣赏到他在电影荧幕上的表现。这本书原本不该存在,但现在他风靡了全世界。如果你穿越到过去,跟8岁的我说,“这是你的未来”,他一定不会相信的。


Ed Brubaker

Seattle

2013年11月


StanleyChen

拍了半天最后决定不要前景,因为西庸城堡本身就像悬在莱芒湖上的无人之境。诗人拜伦在此歌颂